【航天驭星】驭星观察 OneWeb与沙特签约,“新未来”离我们有多远
   

 

一、“新未来”的背景

 

2021年10月26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的未来投资倡议首脑会议期间,Oneweb公司称已同由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支持的新未来(NEOM)科技与数字控股公司签署了一项2亿美元的合资协议,由后者独家经销中东目标区域的网络容量。沙特计划在该国西北部建设名为“新未来城”的一座现代化城市和旅游目的地,而新未来公司就是在这一背景下组建的。

 

与Oneweb的伙伴关系是新未来公司到2030年要具备数十太比可扩展容量发展目标的一部分,这一目标的实现将有助于其吸引城市及乡村企业和群体前往该地区。该控股公司将花费1.7亿美元从Oneweb采购卫星容量,同时投资3000万美元与OneWeb成立合资公司,用以在沙特、整个中东地区和相邻的东非国家经销Oneweb的容量。该合资企业将与OneWeb在先进移动安全协议以及抗干扰、定位和导航技术方面开展研究。OneWeb公司表示,将为GPS和伽利略提供Ku波段的补充。

 

NEOM到底是什么?Neo代表古希腊语中的“新的”,M是阿拉伯语Mostaqbal,意为“未来”,合起来便是“新未来”。NEOM是一个建立在一片贫瘠沙漠上的崭新的未来巨型城市,这座智慧城市具备一切对未来科技的想象,人们将生活在与自然共存的人工智能运作的互联社会中,这是一座不可不去的赛博朋克城市。表面上,人类对于未来城市的描绘看似抽离历史、超然现实,实则是我们日常经验的想象之物,NEOM把想象落地成现实,而沙特与Oneweb的签约,凸显低轨卫星在明日世界中的技术支撑作用,低轨卫星是理想成为现实的技术保障。

 

 

二、万物互联时代,低轨卫星发展锐不可当

 

低轨卫星可实现全球互联网无缝链接服务,其传输时延低,可靠性高,损耗较高轨低29.5dB,能够实现全球互联网无缝链接服务。由于低轨卫星具有广覆盖、低成本的优势,因此卫星互联网可能是连接地面基站覆盖不到的偏远地区的最佳选择。伴随技术进步、成本降低以及低轨卫星通信系统的巨大商业价值,全球通信卫星入轨数量增长迅速。

 

目前,美国、中国、俄罗斯、加拿大、欧盟都纷纷推出自己的卫星通信政策与星座计划,作为卫星互联网业界老大的SpaceX一路高歌猛进,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2021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表示,SpaceX的星链卫星互联网计划正在快速推进,预计总投资在200亿至300亿美元之间,未来可能在12个月内拥有超过50万用户。目前,SpaceX的星链互联网已经在许多地区运行,包括欧洲和南美。作为马斯克旗下的一部分,星链计划和Tesla自动驾驶汽车可形成协同作用;在远程医疗上,星链计划帮助土著部落成员进行医疗保健服务。2020年12月,SpaceX与加拿大FSET信息技术公司合作,将Starlink互联网服务带入土著部落。星链计划不仅助力VR,将对2023年绕月飞行进行高清直播,还可将云计算推向太空。

 

除了SpaceX,其他竞争者的卫星网络计划也正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包括OneWeb、贝莱德支持的Astranis、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初创公司Omnispace的合作,以及加拿大卫星运营商Telesat的Lightspeed项目。亚马逊卫星项目也有了新进展,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去年批准了亚马逊的低轨互联网系统,该公司计划在近地轨道上建立一个由3236颗卫星组成的网络,为全球提供高速互联网服务。10月26日亚马逊宣布与电信巨头威讯(Verizon)建立合作关系,将与SpaceX的星链网络展开正面交锋。11月1日,该公司宣布在2022年四季度发射首颗“ProjectKuiper”互联网卫星。亚马逊需要至少578颗低地球轨道卫星才能向消费者提供该服务。

 

 

三、政府积极参与,未来胜负未定

 

各国政府对航天的高度重视令卫星互联网行业竞争更加复杂激烈。SpaceX虽然从多家客户获得收入,但其资金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向国际空间站运送机组人员和货物,以及发射NASA科学航天器。风投公司太空资本(SpaceCapital)的合伙人查德·安德森表示“政府是非常重要的生命线,特别是对于发射卫星和硬件制造商公司来说”。

 

2000年,泛美航空总裁科卢西以2500万美元接手宣告破产的铱星系统。他先是说服美国政府批准他拥有铱星公司即将销毁的卫星,之后获得了国防部为期5年、每年3600万美元的合同,为2万名政府雇员提供不限时的通信服务,这3600万美元差不多相当于铱星公司年运营成本的一半。紧接着,科卢西成功说服国防部动用了其鲜为人知的权力,即补偿私人公司为维护国家安全利益所蒙受的损失,最终使新铱星公司浴火重生。

 

类似的情形不断重现。2020年3月27日,Oneweb向美国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英国政府对其进行了挽救。英投资大臣格里斯通在一份声明中认为Oneweb同新未来的合资项目“让新崛起的两家航天与数字技术倡导者走到了一起,以此为中东带来连通服务”;“这表明英国政府对Oneweb的投资正在继续为国际合作充当催化剂,同时给国内带来工作机会,并推动向英国航天产业的投资”。沙特宣称他们同Oneweb的签约是其积极投资航天的开端,并作为沙特防御态势的一部分而持续下去。

 

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也展现出对航天的高度重视。以东非小国卢旺达为例:2015年,卢旺达成为第一批向OneWeb投资的股东。2020年oneweb的破产保护并没有阻碍卢旺达拥抱航天的脚步,2021年9月21日,卢旺达政府向国际电联(ITU)提交了两个非地球静止轨道卫星星座申请,分别命名为Cinnamon-217和Cinnamon-937。两个星座共有327,320颗卫星,计划发射到550-640公里的轨道上,使用X、Q/V、L波段和S波段,包括星间链路。

 

为了跻身非洲航天“大本营”,很多国家成立了航天局,制定了本国航天发展规划,发射了本国第一颗卫星。目前,非洲成立航天局的国家15个,拥有在轨卫星的国家13个,预计到2024年,非洲拥有在轨卫星的国家将增加至19个以上。非洲航天产业年收入已超过70亿美元,预计航天经济年均增长7.3%,2024年将超过100亿美元。

 

四、运用后发优势发展我国卫星互联网产业

 

由于低轨星座建设所需的轨位及频率资源较为稀缺,而且“终端+流量费”的商业模式下先行者将有明显的先发优势,我国自主建设以天基互联网为核心的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就凸显必要性和紧迫性。快速发展空天地一体化网络技术,形成完善网络体系,有利于占领空天技术制高点,抢占资源和技术的先机。

 

 

针对欧美等国卫星互联网产业起步早、技术领先等优势,我国商业航天在太空轨道和频段资源的争夺赛和排位赛中需借鉴先行者经验,利用后发优势,发展卫星互联网产业。有预测认为,到2029年,地球近地轨道将部署约57000颗低轨卫星,轨道资源将所剩无几。抢占空间轨道和频段资源,是目前的紧急任务,战略意义重大。

 

2020年,我国首次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范畴,卫星互联网建设上升至国家战略性工程。我国多家企业已开始积极布局卫星互联网产业,如中国航天科技和中国航天科工为主的两大央企分别提出了“鸿雁星座”和“虹云工程”低轨卫星互联网计划,并发射了试验卫星。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起,吉利科技集团战略投资时空道宇,开始布局航天卫星领域,覆盖从研发、制造到应用全产业链,全面布局商业航天领域。青岛上合航天科技新产业项目规划方案进行批前公示,标志着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属于吉利卫星互联网项目,总投资41.2亿元。

 

民营企业银河航天创建的目标是建设全球低轨星座,2020年1月16日,中国首颗通信能力达10Gbps的银河航天首发星,在轨30天后成功开展通信能力试验,在国内第一次验证低轨Q/V/Ka频段通信,在我国首先实现了5G低轨宽带卫星通信,拉开了我国太空互联网建设的序幕。

 

2021年4月,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将是统筹、规划及运营我国低轨卫星互联网的“国家队”,对我国卫星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特别是低轨卫星互联网领域的发展,起到带头引领的作用。

 

根据未来智库数据,预计2023年左右我国低轨卫星互联网卫星制造环节投资规模将迎来高峰。赛迪智库测算,预计到2030年,中国卫星互联网整体市场规模可达千亿。艾瑞咨询《2021年中国商业航天发展报告》指出2021年全球航天发射将再创纪录,中国在发射量上仅次于美国,未来潜在市场十分广阔。

 

 

低轨卫星在明日世界中的作用已经不言而喻,针对卫星互联网这样的开创性和长周期项目,现在下任何结论都还为时过早,保持其自身的突出优势,是行业落地的必备要素。

 

作为2030愿景,距今仅有几年时间,NEOM让我们感受到了明日世界的临近。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认为,2020年是人类社会虚拟化的临界点,而2021年已成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带来了新的资源配置方式,催生出了新的生活方式。当我们不知不觉地接受低轨卫星带给我们的科技智能生活时,当我们越来越无法想象没有现代通讯的生活时,我们想象中的未来世界还遥远吗?实现终极形态的未来世界或许需要几十年、上百年时间或更长时间,但是,世界不会是一种终极形态,不管你是否已经准备好,明日世界的大门已经为我们打开。

 

©(注:所有数据、图表均来自互联网。)